醉心學問與世無爭!98歲大師讀了一輩子的書「順應本心不受干擾」才能一生自在

季羨林,一代國學大師,學界泰斗,被譽為大陸的國寶。他精通12國語言,尤其精於梵學、佛學、吐火羅文。他還是世界上僅有的精於吐火羅文語言的幾位學者之一。

季羨林一生成就輝煌,卻也經歷了諸多苦難。他一生淡泊明志,唯一的愛好是讀書。這一點在他的隨筆集《一生自在》的開篇就有提到:

張元濟先生有一句簡單樸素的話:天下第一好事還是讀書。如果讀書也能算是一個嗜好的話,我的唯一嗜好就是讀書。

讀書貫穿了季羨林的一生,支撐著他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

在《人生自在》這本書中,季羨林談到了自己對知識孜孜不倦的追求以及對人生的感悟。

將近百歲的季羨林認為人一生中最好的狀態,就是活得坦蕩、清醒、真實。

Advertisements

季羨林


有一年,一位新生到北京大學報到。他帶著繁重的行李,不方便去報名。正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一位穿著樸素的老人朝他這邊走來。

這名新生以為這位老人是學校的校工,就走向前請求老人幫忙照看一下行李。

老人爽快答應了,新生扔下行李,趕緊跑去辦入學手續了。

等這名新生把所有手續都辦齊了,已經過了正午。他連忙跑回去,沒想到,老人還在行李旁站著,頭頂烈日,捧著一本書在看。

次日開學典禮上,這位新生看到昨天幫他看行李的老人也端坐在主席台上,他連忙向同學打聽,原來老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國學大師,北大副校長季羨林。

這位新生萬萬沒想到,受到眾人敬仰的季羨林竟然如此低調謙遜。然而這正是季羨林一貫的作風,連武俠大師金庸先生都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

Advertisements

醉心學問 與世無爭

1911年8月6日,季羨林出生於山東省臨清市的一個農民家庭,6歲以前,他在臨清市隨一位老師念書識字。

1917年季羨林投奔濟南叔父家,開始踏上了正規的學習之路。從小學到高中,他的成績一直優異,后考入清華大學西洋文學史,專修德文。

1934年,季羨林清華大學畢業,應母校山東省立濟南高中校長宋還吾先生邀請,回母校任國文教員。

Advertisements

季羨林清華畢業時

宋還吾校長很看重季羨林,極力栽培他,給他創造各種表現機會。可惜季羨林不會吹牛拍馬,也不願陪什麼人的太太打麻將,不適合這種拉幫結派、勾心鬥角的場面。他在書中寫到:

在燈紅酒綠中,又會驀地感到手中的飯碗在動搖,二十剛出頭的年齡卻心懷百歲之憂。我的精神無論如何也振作不起來。因此我必須想法離開這裡。

正當季羨林心急似火而又一籌莫展的時候,他的母校清華大學同德國學術交換處簽訂了留學交換生合同,成績優異的季羨林獲得了這次出國交換留學的名額。

在家人和同事的支持下,季羨林踏上了去德國的求學之路。未曾想這一去就是十年。

當時很流行出國,但是大部分人出國只是為了「鍍金」,以求歸國后謀得一個「金飯碗」,從此高人一等。在錢鍾書的小說《圍城》裡面,方鴻漸等學生就是此類人。然而季羨林不像別的留學生一樣是為了鍍金,在德國求學十年,他踏踏實實做學問,對學習兢兢業業,最終拿到了博士學位。

Advertisements

此時恰逢二戰,國際國內政治局面一片混亂,學業有成的季羨林,不顧戰火和混亂,輾轉取道,終於回到闊別十年的祖國。

在季羨林心中,他是一個有國有家,有父母有妻子的人,是離開德國的時候了。無論有多留戀,他也必須要走了,家人需要他,祖國更需要他。

Advertisements

季羨林求學時

從容坦蕩,心裝萬物

季羨林的一生特彆強調實事求是四個字。對人對事真切,不弄虛作假,即使身處逆境逆境,也能做到從容不迫,心胸坦蕩。

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間,作為北大教授的季羨林遭遇了非人的迫害。他在自傳體書籍《牛棚雜憶》裡寫到,自己被當成走資派和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經歷了無數次批鬥,動手更是家常便飯。

在這種殘酷的生活中,季羨林卻擁有難得的幽默和寬容。

在他看來,人生就是一個變幻莫測的萬花筒,如老子所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其無正也。「

無論怎樣的境遇下,人應該順應本心,不為外物所擾。

Advertisements

豁達樂觀的季羨林

正如司馬遷在《太史公自序》中說:」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陳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而論兵法;不韋遷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抵賢聖發憤之所為作也。「

季羨林例舉這番話,讓我們明白,人生不如意時要想到走運,不必垂頭喪氣。心態始終保持平衡,情緒始終保持穩定,才是生活常態。

Advertisements

與其完滿,不如自在

季羨林年老的時候,被人請教什麼叫做人生?他給出了以下答案:

不完滿才是人生。這是一個平凡的真理,但是真能了解其中的意義,對己對人都有好處,對己可以不煩不躁,對人可以互相諒解。

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地看待萬物都是一樣的,沒有哪一個人能完全滿足自己所有的願望。

既然人生本就不完滿,那我們還需要努力嗎?答案是需要。

人活一世,就要活得有價值,有意義。

破土而出的小草

我們觀察自然界,一顆小草或者其他植物,身在石頭縫中,或者甚至被壓在石頭塊下,缺少水光,但是他們卻以令人震驚得目瞪口呆的毅力,衝破了身上的重壓,彎彎曲曲地、忍辱負重地長了出來,由細弱變成強硬,由一根細苗甚至變成一棵大樹,在成為一個獨立體。

一顆小草就要衝破困難,努力向上,更何況人類。然而,讓季羨林憂心的是,對世界上絕大多數人來說,人生一無價值,二無意義。

他看到一些人走運時,手裡攥滿了鈔票,白天兩頓美食城,晚上一場卡拉OK,玩一點小權術,耍一點小聰明,甚至飛揚跋扈,昏昏沉沉,渾渾噩噩,等到了鑽入了骨灰盒,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活過一生。

而不走運的人則窮困潦倒,終日為衣食奔波,愁眉苦臉,長吁短嘆。即使日子還過得去,也是終日忙忙碌碌,被名利所羈絆。

對於這一類人,季羨林感到痛心疾首。他誠懇地告誡大家:世界發展,必須經過無數人都共同努力,就如同接力賽,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一段路程要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而且是絕非可有可無的。

如果說人生真有意義與價值的話,其意義與價值就在於對人類發展的承上啟下、承前啟後的責任感。

誠如鄒韜奮說:一個人光溜溜地到這個世界上,最後光溜溜地離開這個世界而去,徹底想起來,名利都是身外物,只有盡一個人的心力,使社會上的人多得他工作上的裨益,是人生最愉快的事情。

人生在世,快樂和痛苦總是相隨相伴。季羨林以他近百年的人生經驗告訴我們,即使身在不自由的處境,也要找到自在的方式。唯有順應自己的內心,才能自在逍遙萬事休。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