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兩個摯愛!原配生產困難卻遲到「病重時只見到最後一面」 餘生遇上妻子「平靜相依40年」再無離別

每個人的一生中,或許都曾愛過幾個人,有的刻骨銘心,有的平凡踏實,但不管怎樣,那都是點綴我們時光的美好回憶。


若提起舒適,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大熟悉,搞不好還要問一句:「是作《水調歌頭》的大文豪蘇軾?」但對某些中青年以及老年影迷來說,這個名字想必不陌生,他可算得上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炙手可熱的中國電影明星。他在《紅日》中飾演的「張靈甫」在當時可謂是家喻戶曉,該角色更是被稱為當代影壇上的「反派三傑」之一;在更早些的時候,他在《清宮秘史》中扮演的溫柔多情的光緒帝同珍妃纏綿悱惻的曠古之戀在當時牽動著無數影迷的心。舒適與其第一任妻子慕容婉兒之間刻骨銘心的愛情,與光緒與珍妃相比也不遑多讓。而他與第二任妻子鳳凰數十年相互扶持的深厚感情也相當真切動人。

Advertisements

圖 | 舒適


歷經坎坷的愛戀

舒適原名舒昌格,1916年於北京出生。或許是受北京深厚文化底蘊的熏陶,他從學生時代起,便愛好京劇、話劇和古典文學,這也為他往後的演繹生涯埋下了伏筆。關於「舒適」名字的來源,原本這是他父親的筆名。待他本人從藝之後,每到正式演出時,他便借用「舒適」作為藝名。

自上世紀三十年代參加上海大學劇人協會、星光影片公司起,舒適參演了無數話劇和電影,其中包括現今我們仍耳熟能詳的《雷雨》、《日出》、《浮生六記》……人們讚他「有魁梧的身材,男性美的面孔,演藝上又有獨到之妙,簡直活龍活現」。

彼時的舒適,可謂是紅極一時,風頭正勁,事業也算得上是小有成就了。正所謂成家立業,既已立業,接下來缺的就是一份美滿的感情。那時的舒適,是上天眷顧的寵兒,在他事業小成之時,命運又將一份美好的愛情送到了他的面前。他同第一任妻子慕容婉兒之間深厚的感情令人稱羨,兩人站在一處,誰不道一聲郎才女貌。

Advertisements

圖 | 慕容婉兒


慕容婉兒原名錢欣珍,生於一個大家庭,兄弟姊妹眾多,巧的是,她同舒適一樣,在家中排行老三。抗戰時期,家裡經濟很是困難,為了減輕家中的重擔,當時19歲的錢珍欣不得不中止學業,加入上海劇藝社,以「慕容婉兒」為藝名,開啟她的演繹生涯。在參演舞台劇的同時,她亦在多部電影中扮演主要或重要角色。

Advertisements

圖 | 狄梵與慕容婉兒


舒適與慕容婉兒的緣分便是從戲劇開始的:一個是英俊瀟灑,明朗如玉的當紅小生;一個是美貌明艷、氣質秉性俱佳的妙齡少女。這樣兩個光彩熠熠的年輕人,在劇院日日相對,且又志趣相投,墜入愛河是很輕易的事情。在台上,舒適是浪漫多情的光緒帝,慕容婉兒是靈動可愛、明理知義的珍妃,兩人珠聯璧合;在台下,因共同參演《清宮秘史》,兩人感情日漸升溫,也成為了一雙令人稱羨的愛侶。

舒適與慕容婉兒都不是高調的人,因此兩人的婚禮也都一切從簡。見過雙方家長和家中兄弟姊妹,擺幾桌酒,自家人聚在一起慶賀了一番,兩人便算是正式結婚了。

Advertisements

圖 | 舒適與慕容婉兒


婚後不久,慕容婉兒就為舒適生下一個女兒。歡喜的笑容常常洋溢在她的臉上,幸福成為了這一對年輕夫妻生活的基調。不久之後,她又懷了身孕,但這一次生產卻讓她在生命邊緣走了一遭。

在生產當日晚上,由舒適主演的話劇《傾城之戀》在新光大戲院首次演出。在演出中途,老闆周劍雲接到一個噩耗:慕容婉兒早產,情況危急,請舒適馬上趕去醫院。但周劍雲怕舒適中途離場於劇院的票房以及公司聲譽有損,便將這緊急的消息封鎖了。等到演出結束,舒適心急如焚地趕到醫院,慕容婉兒已因產後而命懸一線,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經過全力搶救,醫生才將慕容婉兒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1937年上海淪陷之後,日本甚至一度把控上海電影界,妄圖通過電影傳播其所謂「東亞共榮圈」。舒適不願屈服於日本人的企圖與掌控,以他微薄之力卻也無法拯救困於日本魔爪之下的上海,於是他與妻子決定離開上海,到內地各處演出話劇,宣揚反惡勢力的思想。

Advertisements

好不容易等到抗日戰爭勝利,接著國內卻又開始了「內戰」。因種種原因,舒適與妻子又被迫輾轉至台灣和香港。

Advertisements

圖 | 舒適贈慕容婉兒照片


1959年,他們終於回到闊別已久的上海。此時的舒適只能接到一些配角,但他依然全身心投入到電影拍攝中去,人人誇讚的反派角色「張靈甫」便是在這個時期誕生的。而慕容婉兒卻因「女演員太多」而被演員劇團拒收了,她便只好去翻譯片組,做起了翻譯劇本的工作。這才過了幾年安生日子,特殊歲月便來臨了。

Advertisements

圖 | 舒適一家合影


60年代,夫妻倆因莫須有的原因被懷疑成是反動派而接連被隔離起來。先是慕容婉兒被關在防空洞,在那段日子裡,舒適日日為妻子和一雙兒女擔憂,心中孤寂苦悶無從發洩。他不解,螞蟻尚且能團結一致,為什麼人卻要互相猜忌、互相傷害?

禍不單行,在被「失蹤」的那段時期,慕容婉兒不幸罹患了重症。而等到她以生重病就醫為由回到家中,卻發現丈夫也被隔離了!

當時,有人以舒適演繹的反派「張靈甫」這一角色來攻擊他,造謠說他之所以能將這一反派角色塑造得這麼成功,正是因為他骨子裡就是一個反動派。愈加之罪,何患無辭?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便他有十張嘴,又如何說得過一群指鹿為馬之徒。

而在這時,慕容婉兒的身體每況愈下,她又得到舒適要被遣送的消息。來日黯淡,慕容婉兒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悄悄與舒適見上一面。

為了不讓舒適再為自己憂心,慕容婉兒決定向他隱瞞自己當前的病情。當她在牛棚見到舒適,只細心囑咐他要照顧好自己。而舒適望著妻子難掩的病容,心中一時悲傷難抑,千言萬語彙成一句「保重……」。再見之日遙遙無期,惟盼各自珍重,僅此即可。

圖 | 舒適(右)和兒女一起下棋,慕容婉兒攝


恰如蘇東坡所述:「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1970年1月,這段不算完滿的婚姻終於還是走到了盡頭——重症加上丈夫被隔離所產生憂慮讓慕容婉兒日漸虛弱。及至她彌留之際,舒適才經「特許」暫時返家探望。

回到家中,見到躺在床上毫無生氣的妻子,舒適滿心悲涼。他在床邊緊緊握著妻子的手,聽著妻子的囑咐,望著她愈漸蒼白的臉色和無神的雙眼,再思及妻子病中,他也沒能夠好好照顧她,竟僅能見她最後一面,心中更是痛極!他沒有想到,自上次一別,再見竟就是天人永隔!

圖 | 舒適慕容婉兒夫婦與好友顧也魯


細水長流的愛情

如果說舒適與前任妻子的刻骨銘心的愛情彷如明鏡破缺的遺憾,那麼他同第二任妻子鳳凰之間的感情便如同長流細水,雖平淡卻綿綿不絕。兩人是好友,亦是愛人。二人先後歷經喪偶之痛,但他們沒有沉溺於過去,兩人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決定再接連理,互相扶持,往後餘生執手共黃昏。

圖 | 鳳凰藝術照


慕容婉兒走了五年之後,舒適從喪妻之痛中走出來,在周圍人的祝福下,同鳳凰走到了一起,開始了他的「第二春」,那年,舒適58歲,鳳凰47歲。這一段「搭夥過日子」的婚姻的讓舒適找到了新的生活的意義。自此,舒適才真正從失去愛人的深切悲痛中走出來,從灰暗中又走到了陽光下。

圖 | 鳳凰(左)和慕容婉兒(右)


舒適與鳳凰相識多年,兩人緣起電影《李三娘》,彼時11歲的嚴慧秀在劇中反串舒適的兒子。在影片拍攝過程中,舒適對這個小他一輪的小姑娘很是照顧,即便沒有自己的戲,他也守在一旁關注著這個小姑娘的表演。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舒適與鳳凰除了合作參演電影之外,生活之中並沒有過多交集。

圖 | 1938年,拍好《李三娘》後,舒適與鳳凰合影留念


1940年,慕容婉兒和鳳凰因共同參演《西廂記》相識成為好友。身為舒適與慕容婉兒兩人共同的好友,鳳凰見證過兩人的幸福時刻。兜兜轉轉,命運又將這兩個苦情人牽繫到了一起。四十年一晃而過,兩人攜手相依,一路相伴,從中年走到了暮年。

圖 | 鳳凰贈慕容婉兒照片


縱觀舒適這一生:他年少成名,見過高處之風景,也曾跌落雲端,摔到淤泥裡。他的人生經歷過大起大落,大悲大喜,歷經兩段婚姻,兩任妻子。慕容婉兒陪伴他走過了風雨飄搖的前半生,共半生榮辱;鳳凰陪伴他走過洗盡鉛華的後半生,執手共黃昏。漫漫人生,並不曾孤獨。

圖 | 晚年的舒適與鳳凰


經歷過失去與重拾的舒適,相信能從中獲得生命賦予他的溫柔,讓他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而舒適雖然曾經失去一位摯愛,卻也因此得到了能相知相惜的伴侶,這麼說來也算是幸福的吧。


參考來源 : 今日頭條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