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畫家「親做14幅假畫」得手數十億 偷天換日過程曝光...難怪整個藝術界都被蒙在鼓裡!

Max Ernst,法國畫家,被稱為「現實主義的達·芬奇」。不知道他的朋友,沒關係~你們只要知道,他一幅畫,起價500萬美元(約新台幣1.5億)!

Advertisements

 

有一年,市場上出現了一幅據稱是Max從未面世的作品(就是上面這幅),經歷一系列複雜而詳細的鑒定流程,這幅畫被認定為是失傳的真跡。消息一出,整個藝術界為之轟動了!最終這幅畫被估值700萬美元,也就是約2億多新台幣。

Advertisements


畫上Max Ernst的簽名,其實也是沃爾夫岡仿造的!

看到這個消息,沃爾夫岡(Wolfgang Beltracchi)和他老婆在自己的大別墅里笑成一團。因為這幅畫,是他倆花了幾天時間,偽造出來的。

偽造的成本,也不過估價的萬分之一。

Advertisements


沃爾夫岡,是這個世界上最囂張的藝術偽造大師。有據可查,由他創作的14幅假畫,賣了高達五個億!但是據他自己說,被發現的14幅只佔了他所有偽作里的一小部分。40年裡的時間,他偽造了50多位近代史上最重要的西方畫家幾百幅畫,不僅有Max Ernst,還有畢加索、塞尚……


事實上,還有許多沒被發現的偽作,正被當成真跡,掛在世界各地的美術館和私人藏家的牆上被人供奉著。而這個史上最大、反覆N次騙過國際上最權威的藝術品商人、拍賣行的藝術偽作大案——全部成員,只有他和他老婆兩個人。

Advertisements


沃爾夫岡和太太


沃爾夫岡,出生在一個德國鄉下的家庭。

他的父親,表面上是一個小教堂僱員,實際上,也是一個偽造為生的人。

Advertisements

說起來他爸也是厲害,不會畫畫,卻自學了壁畫修復一系列技術,最後還無師自通,學了一手仿冒手藝,連教堂里要用的大理石,他都能用其他材料造出來。

所以從小跟在父親身邊的沃爾夫岡,也是子承父業。14歲的時候,他便畫出了人生第一幅偽作——畢加索的《母與子》。

Advertisements

沃爾夫岡用畢加索風格偽造出來的《母與子》


三年後,他進入一所在藝術學校學習插畫,卻中途逃學,開始做起了四處流浪的嬉皮,從摩洛哥到巴塞羅那,從巴黎到倫敦,一邊流浪一邊賣小件偽作。

令他驚奇的是,所有的顧客,都在讚歎這些畫的手藝,甚至還有一堆人,以為自己買到的是真跡。

Advertisements


這讓沃爾夫岡看到了一線商機,從此和妻子開始了「新的事業」。

他們先是花了數年時間來研究歐洲藝術史,還買了一大堆的畫回來臨摹、修復——到最後他能一眼看出來一幅畫的流派、產地還有年代,還清楚每個畫家的筆觸技法。

沃爾夫岡說,上至達芬奇、倫勃朗,下到畢加索,幾乎所有能叫上名的畫家,自己都能畫!

而他的畫技也是出神入化的級別:曾經有藝術家的遺孀,買了他的偽作,因為誤以為這是自己死去的丈夫畫的!


但更令人驚異的,是他會重點分析每個畫家的生活方式。

「我會讀藝術家們所有的資料,去他住的地方,試圖去想象他怎麼生活,把自己當成一個演員。「沃爾夫岡解釋說。

「你必須了解這位藝術家的過去、現在和未來。要知道畫家會為了什麼而感動,他會花多少時間來完成工作。」


因此,沃爾夫岡的偽作和別人並不一樣。

別人可能是照著真跡來臨摹仿冒,但是,他卻是以畫家的風格畫法,重新創作一幅畫——然後宣稱這幅畫,是畫家失傳的而已。

用他自己的話講,他能進入畫家的腦子裡,穿越時空,用畫家的眼睛和手,畫下一幅全新的畫。

「如果Max有空的話,他也會畫一樣的畫。我只是替他畫了而已。」沃爾夫岡說。

 

他對這些畫家的風格研究之透徹,以致於他冒名Max畫的一幅畫,被藝術界稱為Max最好的個人作品。

佳士得有一年收了他一幅偽作,立刻用其作為拍賣目錄的封面。就算後面被拆穿了,佳士得也說,這幅作品棒到足以成為封面。


為了做一幅偽作,沃爾夫岡也是煞費苦心。全程猶如一場高能的電影。首先,他們會去跳蚤市場挑選有年代的老畫。


文藝復興以後,歐洲出現大量以裝飾畫為生的匠人,流傳下來的老畫為數眾多,但價格也並不貴,可能50歐元就能收走。


沃爾夫岡會利用這些老畫自帶的歷史痕迹的畫布、畫框,還有背後的經銷商蓋章,作為偽造的底子。


接下來,他會刮掉畫布上大面積的顏料,然後根據老畫的創作年代、背後印章的來源地,選一個合適的畫家,開始作畫。畫布上殘存的顏料,也會被整合進新畫上。


他所用的材料,基本都是他自己手工研磨製作。因為油畫顏料的配方一直都在隨著時代變化在改變,他必須配出符合那個時代所用的顏料。


畫好了,他便會惟妙惟肖地簽上名字。沃爾夫岡說,自己已經可以閉著眼臨摹出所有人的名字。

接下來,他就會把畫放進自己自製的烤箱里,烤透油畫,加速畫面老化、形成合理斷裂。

烤好后,沃爾夫岡會用熨斗熨平畫布,然後把這個畫掛在一個盒子里,然後在盒子里燒幾百根香煙,讓煙味熏進畫中。這樣的處理,能讓畫聞起來就像掛在牆上幾十上百年。

最後他會輕輕撒上搜集好的舊時塵灰——好像這幅畫,已經繼承流傳了好多年一樣。

沃爾夫岡負責畫畫,他老婆則負責出去蒙人。


他們一直對外宣稱,這些畫是從他老婆的爺爺從納粹手裡搶救下來的藝術品,從他們小時候就掛在自己的家裡。(小Pin補充一下,二戰時期,納粹大肆搶奪藝術品,許多畫家、畫廊為了不讓藝術品落到他們手中,便選擇低價出售。)

如果有人表示質疑,他們甚至會拿出照片來嘲笑他們。


是的,這張照片是假的。

為了賣自己的偽作,他和夫人甚至做起了「戲精」——她的太太會穿上復古衣服,假裝祖母坐在偽作前,為自己的偽作加碼。


嚴謹縝密的造假流程,還有無出其右的繪畫天賦,讓他們一次又一次在各大畫廊和拍賣行的頂尖鑒偽技術下矇混過關。


兩個人一直順風順水,直到2008年,才意外栽了——栽的原因也特別出人意外,因為偷了一下懶。

因為沃爾夫岡在畫一幅荷蘭畫家海因里希的偽作時候,沒有用平時的方式自製顏料,而是直接用了顏料管里的「鈦白」。


有個藝術品商人把這幅畫買走後,送到了一個英國科學實驗室進行鑒定。

結果後者分析了所有的顏料成分,發現了鈦白色顏料的痕迹——問題是鈦白是一種在1916年才發明的顏料!而沃爾夫岡他們宣稱這幅畫,是1914年的作品!

這個時候,藝術史上最大的偽作案,才被人所知曉。


整個藝術鑒賞圈遭遇了幾乎堪稱地震級的撼動。

他們從來沒想過,有人能把偽作畫得如此成功,其創作技巧,凌駕於全世界頂尖的鑒賞師之上。專家開始懷疑自己的專業度,不少中間經手的鑒賞機構還因此倒閉。

他們絕望地說:「以後如果你想知道手裡的畫是真的還是沃爾夫岡畫的,只能撬墓去問問死去的藝術家了。」


而後來沃爾夫岡被抓起來關了幾年,出獄之後,人們問他:「知道自己錯了嗎?」

他回答:「是的,我錯了,我不該錯用鈦白。嘿嘿。」

還是那麼狡黠而自信。


沃爾夫岡讓這個默守陳規的世界,多了很多不一樣的意外。

厭惡他的人,覺得他毀了整個藝術圈,不應該只關起來幾年,恨不得用極刑將他處死。

喜歡他的人也很多,說他是這個時代的英雄。畢竟誰不喜歡看天才將舊有勢力玩弄於鼓掌之間的戲碼。


直到現在,他們還是常常會在畫廊看到自己的畫——當初幾萬塊賣出去的畫,在畫廊里的標價已翻了100倍。

每次遇到這種事,他自己和老婆都覺得特別好笑。


沃爾夫岡說自己做這些事的目的不在於錢。「我做這些也不是為了錢,畢竟我一直都很有錢。 「我只是想要轟烈而漫長的人生。」


參考來源:Youtube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