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到喝珍奶果腹!焦糖哥哥痛揭「兒童台內幕」 不給勞健保「清算8年總收入」網驚:這怎麼活?

「焦糖哥哥」陳嘉行以兒童節目主持人身分出道,是momo親子台的初代主持人,在螢幕前總保持陽光開朗形象,是許多小朋友共同的童年記憶。

Advertisements


6年前陳嘉行離開momo親子台,後來轉行當通告咖、如今成為關心時事的政治網紅,沒想到5月時他收到前東家寄來存證信函,要求他不得繼續使用「焦糖哥哥」稱號,否則涉及侵權必須賠償,雙方正式對簿公堂!

Advertisements


根據《鏡週刊》報導,陳嘉行表示當初接的活動是地方慈善活動,自己只是受到邀請去的,沒有收取任何酬勞,何況主持人只是以「焦糖哥哥」介紹他出場,當下唱歌也只有對嘴,整個過程不到5分鐘,完全沒有所謂版權和商標權的問題。

Advertisements


據悉,momo親子台的聲明認定「焦糖哥哥」商標遭到侵權,找來百萬級律師向陳嘉行求償三萬五千元,至於為什麼是三萬五千元?陳嘉行笑回:「因為momo幫我對外接的活動報價是三萬五千元呀!所以以此價來求償。」

Advertisements


momo親子台的舉止讓網友怒批太沒道理,紛紛留言抵制拒看,而陳嘉行也認為,此舉如同「黑人牙膏」可以提告「黑人陳建州」侵權,或是「小美冰淇淋」可以禁止「小美江美琪」使用綽號,就連立委黃國昌都看不下去,表示momo親子台的存證信函「奇蠢無比」。

Advertisements


然而,陳嘉行和前東家的恩怨還沒了結,近日他又跳出來接露momo親子台的血汗內幕,表示前東家不僅沒有幫他們保勞健保,還經常讓他們超時工作,所有大哥哥大姊姊辛苦裝可愛、擠出笑臉和小朋友互動,卻拿不到應有的酬勞,就算拿了還要給公司抽成,實際上根本賺不了錢。

Advertisements


陳嘉行表示,當初momo親子台堅持根據雙方合約,他必須隨傳隨到、不能拒接工作,但在應履行義務時,前東家卻單方面堅稱雙方並非雇傭關係,陳嘉行淪為「派遣工」,因此沒有義務幫忙保勞健保。

Advertisements

▲圖片/翻攝自鏡週刊


他還補充,外界都認為兒童台哥哥姊姊活動接不完,但他們的酬勞少得可憐,比較資深的1集主持費5000元左右,「但1,000元1集其實很普遍,momo給的活動費只有1000或是500元一場。」即使活動在外縣市都是同樣價錢,「而且我們的合約上載明,其中5場是完全沒酬勞的,要免費出席!」

▲圖片/翻攝自鏡週刊


《鏡週刊》還指出,陳嘉行清算了自己在兒童台時期的收入,1年主持收入8萬元,出席活動雖然一場有5000元,但還要給經紀公司抽35%,因此只剩3250元;活動1年最多也只有30多場,有時1個月連1場都沒有,月薪平均只有1萬6000元,連基本薪資都不到!


陳嘉行也坦言,自己過去曾因為收入太拮据,必須另外打工賺生活費,還一度付不出房租,加上自己還要養家,「我曾經一天只喝一杯珍珠奶茶,為何要喝這個?因為珍珠有飽足感。我窮到每天都為錢發愁,晚上還會做惡夢嚇醒。」如今離開前東家6年,和好友合夥開餐廳,才終於不用擔心收入不穩。


離開6年多卻收到錢公司存證信函,為了區區3萬多塊...也難怪焦糖哥哥會硬起來反擊啊!


來源:鏡週刊、焦糖 陳嘉行 Brother Caramel臉書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