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父親早走從小與母吃苦!一人養活8小孩「一幅畫賺一套房」 高齡92歲不慕名利淡泊離開

有些人註定一生傳奇,即使比他人活得還要辛苦,卻依舊能展現出無比過人的堅韌。


她是中國最早一批進行現代水墨實驗和國畫改造的藝術大師,是世人眼裡的女中麒麟;從藝八十載,她的作品陸續在世界各地展出;走遍大半個世界的她,曾多次摘得藝壇的最高榮譽:1992年——獲香港藝術家聯盟頒發「1991年畫家年獎」;2000年——東京富士美術館最高榮譽獎;2003年——香港特區政府頒授銅紫荊星章。她是麒麟才女,是女中豪傑,此人即是方召麐——不可多得的國畫大師。

Advertisements

天賦異稟,走出閨閣

1914年,方召麐於無錫一個大戶人家出生,父親方壽頤是無錫最早一批工商實業家。得益於父親年輕時打下的「家財」,方召麐打小就生活在良好的家庭氛圍裡:4歲便開始研讀經史子集,自學碑帖;6歲就跟著家庭教師學習英語和西方文化,標準的大家閨秀樣。

作為家中長女,方召麐原本的名字其實是「召麟」,方壽頤以此名來表達自己希望召來一個兒子的期盼。但後來方召麐自作主張將「麟」改為「麐」,意為母麒麟。人如其名,她確實是難得一見的「麒麟才女」。

自幼中西融合的教育造就了方召麐聰敏優秀的本領,成長過程戰爭的影響給予了方召麐看清社會現實的機會。

Advertisements

圖 | 1924年,9歲的方召麐攝於無錫家中


1925年,由於社會大動亂,方壽頤不得不帶著一家四口乘船逃難。不幸的是,在逃難過程,方壽頤中彈傷重不治,在年僅11歲的方召麐面前倒下。失去支柱的方家一下子變得窮困潦倒,以前方召麐的生活,是有著六七個傭人周到照顧;而父親倒下後,工廠落敗,那奢侈的貴族生活不再復返。

眼看家庭步入困境,方召麐並沒有頹廢。相反,她還去安慰自己的母親和妹妹,主動地挑起了家庭重擔。她的母親王淑英也是一個堅強的女人,在沒有足夠的經濟收入條件下,還堅持要供兩個女兒上學。

方召麐先後在無錫、青島和上海讀完了高中大學。在方召麐求學那些年裡,她迎來了人生重要的轉折。1927年,方召麐13歲,三生有幸,能夠跟隨國畫大師錢松喦學習中國書畫。或許是有天賦,亦或許是她異於常人的努力,僅僅一年,她的作品就入選當地有名的白浪畫會舉辦的畫展,和老師的作品一起展出。

Advertisements

自這時開始,方召麐內心的想法在悄悄變化著。以前的她是一個不懂時事的閨中小姐;可今後,她決意走出閨閣,做一個獨立女性。

Advertisements

圖 | 方召麐年輕時肖像


結識摯愛,再遭變故

1937年,方召麐23歲。這一年,她遠赴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學習歐洲近代史,是曼徹斯特大學歷史上第一個中國女留學生。也正是在這美麗的校園裡,她邂逅了自己未來的丈夫方心誥——抗日名將方振武將軍的長子。方心誥可以說是大多女性夢寐以求的理想對象,既有軍人世家的豪氣英姿,又有文人雅士的彬彬有禮。

簡單的愛情,平凡的婚姻。方召麐提筆作畫之時,方心誥沉醉於書卷;方召麐在享用餐餚時,方心誥同她一齊話家常。

Advertisements

圖 | 1937年方召麐與方心誥在曼徹斯特


然而,老天爺就愛和有情人開玩笑,平靜的生活總是輕易被打破。因為二戰爆發,方召麐和方心誥不得不離開英國,輾轉各地到處逃難,沿著挪威,紐約一線逃到上海,香港;而後戰爭蔓延到亞洲,香港淪陷,這小兩口又得開始逃亡,顛沛流離地生存。好在夫婦倆都是樂觀積極的人,困難再大,始終攜手不棄。對方召麐來講,儘管前方的路再怎麼艱險,只要清晨醒來第一眼見到的是方心誥即可。

為了記住那段艱苦歲月,方召麐和方心誥還給自己的孩子們取了有紀念意義的名字:在天津生下的孩子,叫「津生」;在桂林生下的,叫「林生」;安寧時期生下的雙胞胎,叫「安生」和「寧生」。以孩子之名,冠己之回憶。

Advertisements

圖 | 1940年,方召麐、方心誥與子女在香港


可樂觀歸樂觀,生活是充滿變化的,總有些意外讓人措手不及。

1948年,方召麐和方心誥終於在香港安頓下來。就在方召麐以為自己的生活可以開啟新篇章的時候,突如其來的一場醫療事故奪走了她的幻想。方心誥在醫療事故中失去了生命,獨留方召麐和八個孩子在人世間。方召麐在得知這一消息後,像瘋子一樣發了狂地抓著醫生的白袍要人。偌大的悲痛面前,方召麐病倒了。

Advertisements

圖 | 1937年,方召麐、方心誥與方振武在法國維希


挑起家庭重擔,天賦奇才

逝者不復見,存者今如何。她也只能忍著傷痛,扛起家庭重擔,她還有孩子要養,還有婆婆要照顧,還有一家貿易公司要打理。

為了能夠有基本的經濟收入,方召麐再三思慮下,決定關閉公司,潛心繪畫。這個舉措無疑是充滿風險的,畫畫的收入不穩定,如果畫作賣不出去,那全家人只能喝西北風了。擔心此情況出現的人還有婆婆,她堅決反對方召麐魯莽的決定。但方召麐很有自信地對婆婆保證:「很快,我的畫就可以賣錢。」

事實正如方召麐所言。她有天賦,又勤奮,成功是自然而然的。每天凌晨四五點的時候,方召麐便開始作畫了。學畫拜師僅一年,她就和自己的師傅趙少昂比肩了,師徒二人的作品一同在日本的展覽會上展出。同時,方召麐也是戰後第一個在日本開展覽的女畫家。

為了練就爐火純青的畫技,方召麐於1953年拜師藝壇泰斗張大千。在大師的指點下,方召麐的名氣日漸增長,她的作品也得到了很多收藏家的青睞。但這還不夠,對於方召麐來說,她的能力還沒有達到自己的要求,她可是「母麒麟」,怎麼甘心止步於此?

1954年,方召麐40歲,她的生活處於一種平靜剛好的狀態,可她卻做出了令人難以理解的決定。為了學習,方召麐離開了香港,遠赴倫敦留學。她的婆婆第一個表示了反對,除非方召麐把孩子們都帶走。

這無疑是在給方召麐施壓,她一個女人,帶著八個孩子去外面闖蕩,即使大兒子已經14歲,對她來說也是很吃力的事。因此,方召麐開始和婆婆談判,她是鐵了心地要走,也是鐵了心地在懇求婆婆幫忙照顧孩子。好在最後婆婆做出讓步,等孩子大點再讓方召麐帶走。

圖 | 八個孩子


重回倫敦的方召麐重新開始了為生存而奔波的生活,沒有了收藏家買畫的收入後,方召麐只能靠獎學金和偶爾的繪畫卡片兼職來養活自己。再不濟,就是提著水桶上大街上擦車賺錢。

等到生活穩定後,她陸續地將自己的孩子接來倫敦生活,那個時候的她,在英國已經算是個名人了。當地人民都很喜歡方召麐畫的玫瑰,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甚至專門為她辦了個人畫展。隨後,方召麐藉此機會一炮而紅,展覽開遍世界各地。

然而,對此成績,方召麐依舊不滿意。她覺得自己的作品還存有趙少昂和張大千兩位老師的影子,她想要創作出只有自己特色的作品。於是乎,為了確認自己的繪畫定位,方召麐獨自走遍大半個世界,看遍各個國家的不同風采。

在此期間,為了體會西方藝術的精妙,她開始嘗試油畫和抽象畫,試圖進行中西結合的實踐。在方召麐的努力下,實踐很成功。據說,她的新畫作《磐石圖》曾被當做新婚賀禮送給黛安娜王妃和查爾斯王子。除此之外,她所創造出的全新風格畫作也被國學大師饒宗頤稱為「挾風雨以振雷霆」,此評價可是震驚過畫壇的。就連張大千都寫對聯誇方召麐:「二三星斗胸前落,十萬峰巒腳底青」。

60花甲年,人生巔峰

路漫漫其修遠兮,六十之年迎巔峰。60歲,是方召麐的巔峰之年,是她藝術生命的最佳之年。

在兩個十年的努力下,方召麐的名氣越來越大,她的畫作新風格讓「方召麐」三個字成為老生常談的話題:這一階段,方召麐榮獲香港紫荊獎章,她的作品被印在地鐵票上,香港男女老少都見過她的梅花圖;日本國際創價學會會長池田大作曾為方召麐寫下四百行長詩,稱她為「畫伯」和「大地的母親」;東京富士美術館曾為她製作電視片,稱她為「中國畫的巨匠」。

當然,方召麐的成功遠遠要勝於此。可以說,她的每一幅畫作都成為了香港上流社會爭相收藏的作品。據說歌手王菲御用詞作家林夕不僅收藏方召麐的作品,還臨摹她的書法寫經,他曾誇讚方召麐的字「美得不得了」以及說:「齊白石的蝦和方召麐的船,都是可以不斷重複而別有韻味的。」而除了被高端人士崇拜之外,方召麐的作品還被大英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國美術館競相收藏。

圖 | 方召麐和恩師張大千-


自在生活,不慕金錢名利

儘管方召麐的成功讓人敬佩不已,但其背後的辛酸並非所有人都知曉。且不說她父親早早離開,與母親一同撐起家庭的艱難;就單單想她一個年輕寡婦扛起整個方家,照顧好八個孩子的辛酸就可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為「方召麐」。在人們誇讚方召麐的成功時,她可能還在創新自己的畫作風格。在方召麐90歲時,她還在創造新風格,從雄渾的畫風走向清淡簡單;在收藏家們拍賣她的作品時,她或許還在熬夜創作,只為畫出世人滿意的精品。

不過,方召麐最讓人崇拜的還是她的不慕名利。明明可以靠賣畫賺錢,她卻很少賣畫。儘管一幅畫的價錢能買香港一套房,但還是沒有打動方召麐的心。她將自己的藝術視若生命,從不為金錢名利放低藝術標準。事業是如此,愛情亦是如此。曾經有人和她聊過結婚這件事,她說:「結婚就得買菜做飯,哪有時間畫畫」。在這位偉大畫家的眼裡,畫畫比愛情比金錢都要重要。

2006年,方召麐92歲,因為突發心臟病進醫院搶救,甦醒過後方召麐以為自己沒事,可就在她的傭人問她感覺如何時,她答了一句「ok」便再無下文,一代大師就此告別人世,然而她留在世界上的,是無可取代的美麗與溫柔。


參考來源  : 今日頭條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