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歲「金智娟」復出選秀節目竟慘遭年輕評審淘汰!但當她一說出「重返舞台原因...」所有人敬佩不已!

情歌唱了千遍,唱歌的人已不再少年。

娃娃金智娟《中國新歌聲》的舞台上,她來了。

53歲,扎著時下最流行的丸子頭,唱了一首《時間都去哪兒了》。

Advertisements


她的嗓音已不如年輕人清亮,就連氣息也不太穩健,一曲唱罷,

四位導師都沒有按下按鈕衝下來。

Advertisements


但是,當遮板打開,那英不禁驚呼:娃娃姐!

如果不是娃娃的自我介紹,好幾位導師們都沒認出她來。

周董說:「我是聽著她的歌長大的。」

而她,就是我們熟悉的《漂洋過海來看你》的原唱。


娃娃特意避開了在比賽中演唱這首金曲,一來因為《時間都去哪兒了》更符合此時的心境,二來也不想對其他學員不公平。

Advertisements


在那英的強烈要求下,娃娃清唱了幾句: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裡/也曾彼此安慰/也曾彼此嘆息/

不管將會面對什麼樣的結局/

Advertisements


無數輾轉反側的夜裡,耳機裡曾傳來她的聲音,

多少年過去了,再次聽到,唏噓萬分。

新人輩出的樂壇已經淡忘了她,而這首歌,經典得被人翻唱數遍,

甚至忘記了原唱。


娃娃《漂洋過海來看你》MV

2000年,娃娃生下第一個孩子,

之後選擇淡出音樂圈,全心投入家庭,

現在孩子大了,她說可以出來透透氣了。

Advertisements


她曾經是搖滾少女,文藝青年,但如今她早已換了別的身份,

她是妻子,母親。


她大笑說沒有被導師選擇真的很尷尬,

Advertisements

不過這次來也只是為了和大家打個招呼,

嗨,我還在這。


節目中,那英說《漂洋過海來看你》是她最喜歡的歌,彼時娃娃和王菲曾經在紐約做過同學,所以那英後來也從王菲那裡,聽來了這首歌背後的動人故事。

Advertisements


這麼多年來,廣播裡聽到最多的,還是這首歌,不過是換了無數個版本。

周華健、劉若英、梁靜茹、劉明湘,楊宗緯… 是過盡千帆的回望,是心頭依舊燃燒的熱,是少女的甜和憂傷,也是少年的傻和莽撞。


這是一首寫於1991年的李氏情歌,都說在華語樂壇中,李宗盛最懂女人,

他用口語化的歌詞,將感情刻畫得絲絲入扣。

直到現在還是有人順理成章地認為,這是老李自己的歌,他唱的最是耐人尋味。


可是那個年代過來的人都知道,原版的演唱者,

是一個叫做娃娃的女生,她的所有歌曲裡,這首流傳最廣,

帶著沙啞顆粒質感的聲音,太讓人共情。


1981年,娃娃和朋友組成了台灣首支流行合唱團:丘丘合唱團。從此她被列為台灣搖滾女歌手第一人。


在那個台灣流行音樂的黃金時代,她是紅極一時的大歌星。

除了唱歌,她還在張艾嘉工作室製作的劇集中演出,也參演賴聲川執導的舞台劇。大家都知道,娃娃的骨子裡是個不折不扣的文青。


1991,娃娃的第六張個人專輯《大雨》出版,

她不再是那個叛逆的搖滾少女,轉型為成熟深情的都會女子,

我們熟悉的《漂洋過海來看你》便收錄其中。

有人說:「這首歌,別人唱的都是在演,

只有演的好或不好,因為這是娃娃自己的故事。」


1991年,李宗盛還不是音樂教父,但已經是創作過金曲的製作人,

有一天,娃娃去錄音棚,正好遇見了當時在錄音的小李,

倆人攀談起來。

她說自己愛上了一個北京的詩人,並迅速開始了遠距離戀愛。

路途遙遠,海峽相望,她需要節衣縮食,攢夠半年的積蓄,

才能飛去北京看一眼心愛的人。

情正濃時,重山無阻,異地的折耗與無奈,

不過是在筋疲力儘後,接納故事的無疾而終。

娃娃用三分鐘講述了自己的境況,這次對談便潦草收尾,

哪知道幾天後,李宗盛便拿了一份歌詞給她,

居然就是她的這段愛情故事。

「他很興奮的拿出一張沾滿了油漬的,那種連鎖牛肉麵店的餐墊紙,

肯定是他在吃牛肉麵的時候,忽然想起這件事,就把它記在紙上了。「


李宗盛說:「一個女孩漂洋過海到北京去看男友,

但對北京的認識僅限於男友的住所,我一聽就決定為這個故事寫首歌。」

那時李宗盛也沒去過北京,但是他經常看報紙說北京總有沙塵暴,

所以他就加上了那句「在漫天風沙裡,望著你遠去。」


當時的娃娃看著歌詞難以置信,自己的心情竟被如此深刻地參透了,

她甚至懷疑小李在她生活里安裝了監視器,畢竟她那三分鐘的故事,沒有任何細節。


這些歌詞,就像是膠片,還原了那些日子裡的所有光影。


她愛上的這個北京詩人,叫阿櫓,「先鋒詩」的代表人物之一。

阿櫓風流倜儻,才華橫溢,娃娃對她一見鍾情。

可愛情的癥結不止在距離,而是阿櫓已是有婦之夫,

大多數人都不願意著墨這件事,因為失去了秩序的愛情,

不足以匹配我們內心對美的定義。


可是,如果愛情都是方程式,又怎麼會成為雋永的的母題,

它是蠱惑人心的煙火事,也是掀起駭浪的季候風,

那些狂妄,錯誤,殘缺,無奈和剋制,正是愛情肢解後的樣子。


多年後,娃娃說,人可貴的,就是能夠學到教訓。

故事的男主角阿櫓,曾經寫下這樣的句子

花到黃昏/我感到我們內心的光芒/又回到水中/

在彼岸/花在夕光下紛呈/這是美即將夭折的時刻/

櫓,本是裝在船尾的木器。為的是讓船隻行至彼岸。

而我們生命中,難免像娃娃一樣,無可自拔地愛上一個,只是帶你渡河的人。


後來的娃娃,遇到了現在的老公,那是一個從小出生在國外,

完全不混文藝圈,也不了解她歌唱事業的男人,

但是他們卻相濡以沫,過了大半生。


台灣的綜藝前輩小燕姐曾說,看到娃娃要結婚的時候,

她一陣心酸,這代表著,娃娃真的要走進一個女人最難的生活了。

娃娃也坦言曾經在婚後有過抑鬱,不過一切,都會是我們未來裡,

一個回首笑看的昨日罷了。

廖一梅曾寫過:「這些青澀、幼稚的記憶一直擱淺在我的體內,讓我保持了孩子的容貌,臉上留下那種迷惑、不安與執拗的神情,只要這種表情還在,我便一直生活於時間的夾縫之中,不再年輕也不能老去。


該是把這種表情剔除的時候了,心安理得地讓時間的紋路爬上我的面頰,我會變得堅定、坦然,而且安詳,而你將不再愛我,我可以自由地老去,我將脫離你的目光,從歲月的侵蝕中獲得自由。」


現在唱起《漂洋過海來看你》的娃娃,

已經舉重若輕,歌曲裡塵封的往事,

早已隨著時間拍下了驚堂木,化作了不用追憶的繞指柔。


很多人再次循環這首歌,追溯娃娃的故事,

也追溯自己的癡狂,關於異地戀,等待,錯愛,

關於彼此安身,天各一方,誰沒有這些往事在心頭呢。


所有關於這首歌的留言,集結成冊,便是一幅風雨無畏的眾生相。

留言來自網路音樂平台

如果有機會,我想和年少的自己促膝談心,

給她我的安慰和鼓勵,我的心理歷程是一個圓,

起點到終點,縱有遺憾但還是覺得圓滿。

如果有機會,

我也想和蒼老的自己把酒對歌,

給她我的勇敢和堅定,賭一次真心,

贏了就天下太平,輸了就滿城風雨。

儘管我們以為至關重要的人,

最後會變成燃盡青春的匆匆過客,

儘管我曾漂洋過海去看你,彼此相擁安慰和嘆息。

那都沒關係,因為從旭日黎明到暮色四合,

我已見過了所有風景。


via

你可能會喜歡